魔灯团队-“9折都行”!近200名悉尼Opal Tower华人业主微信群激烈讨论,喊话开发商回购公寓

> “9折都行”!近200名悉尼Opal Tower华人业主微信群激烈讨论,喊话开发商回购公寓

“9折都行”!近200名悉尼Opal Tower华人业主微信群激烈讨论,喊话开发商回购公寓

危机重重的悉尼(Sydney)OpalTower,让愤怒的居民感到“无助和害怕”,因为他们可能被迫搬回这栋大楼,尽管调查人员未能解释导致一周内两次疏散的原因。

“9折都行”!近200名悉尼Opal Tower华人业主微信群激烈讨论,喊话开发商回购公寓

危机重重的悉尼(Sydney)OpalTower,让愤怒的居民感到“无助和害怕”,因为他们可能被迫搬回这栋大楼,尽管调查人员未能解释导致一周内两次疏散的原因。

危机重重的悉尼(Sydney)Opal Tower,让愤怒的居民感到“无助和害怕”,因为他们可能被迫搬回这栋大楼,尽管调查人员未能解释导致一周内两次疏散的原因。

据《澳洲人报》报道,业主们还猛烈抨击了Opal Tower开发商Ecove的一名董事,他说这些公寓“质量很高”,圣诞夜发现的裂缝“不能反映整个建筑的质量”。

在第二次疏散时,居民在事先安排的安全护送下,返回公寓收拾行李,他们报告称,在大楼的不同位置看到了新的裂缝和损坏。

据《澳洲人报》看到的照片,显示了12层公寓拐角处的垂直裂缝,以及从36层可以看到的空中花园部分的绿色瓷砖上的水平裂缝。

作为Opal Tower的设计工程公司,以及调查大楼损坏的几个团体之一,WSP的一名女发言人没有回复《澳洲人报》对新裂缝的询问。

华人居民Vivian Lu说:“我们每天都感到非常害怕。”她自上周四被赶出34层公寓后,一直住在附近Ermington的一个朋友家里。

Vivian Lu,左三;她的妈妈Missy,左;丈夫Eason,左二;以及Opal Tower其他愤怒的居民(图片来源:《澳洲人报》)

Vivian和她的丈夫Eason、她的妈妈Missy和宠物狗Coffee住在Opal Tower的一套公寓中,周二她雇佣了一家搬家公司,将床、沙发和贵重家具搬到他们在Ermington的住处,决心不再回到“这个建筑区居住”。跟她一样的,还有另一户大楼居民。

她说:“在撤离两次后,在没有发布任何关于损坏报告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能要求我们搬回来?如果开发商和工程师说这栋建筑是安全的,他们应该从我这里回购我的公寓,我给他们打九折。”

Ecove的董事Bassam Aflak不愿评论开发商是否愿意从居民那里回购房屋。他说:“目前所有的努力都在支持Icon让人们重回Opal Tower居住,所有其他问题将在以后处理。”

Vivian告诉《澳洲人报》,她是近200名说中文的Opal Tower业主和租户之一,魔灯团队他们一直在微信群上分享信息更新和进一步受损的报告,这对许多业主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沟通工具,他们表示,自己错过了建筑商Icon发布的信息更新。

Icon的女发言人告诉《澳洲人报》,虽然每天的更新都是通过应用程序和电子邮件发布给居民,但是“可能”一些没有住在Icon安排酒店的业主,没有收到通知。

华人居民杨威(Wei Yang,音译)表示,他“不可能”将他5岁的儿子Mason和6岁的女儿Marissa再带回他们位于第二层的公寓。他也没有住进Icon安排的酒店房间,而是和他的孩子一起搬到了他妈妈在Rydalmere附近的家。

Emily怀孕5个月,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一直和丈夫住在悉尼南区Hurstville的亲戚家里。她表示,她没有收到有关调查的信息,而是依靠微信群里的讨论来获取最新信息。

她说:“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我询问信息时,没人回复,而且我现在还得付抵押贷款,我们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能只告诉我们一切都安全,我们之前已经被告知两次了。”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