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闻非常道-唐山,梦开始的地方

1976年是中国历史上多灾多难的一年。7月28日,河北省唐山市发生了史无前例的7.8级大地震,这座有上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在数十秒钟内被夷为平地,65万多间房屋倒塌,24万多人在美梦中丧生,另有16万多人在灾难中身受重伤,无数人成为孤儿。

这次震级极高的地震波及了天津、辽宁、山西、河南、山东、内蒙古等十四个省、市、自治区,甚至影响到了西南省份云南。作为地震多发地区,云南昆明和附近的县市都积极采取了抗震措施。

时年14岁的郝洪,便在这次天灾中受到了深深的冲击和震撼,长大以后投身抗震事业、减少自然灾害对人类的影响便成为他的理想。

如今,28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在瓦砾中沉思的少年已经成长为国际知名的抗震专家,并被任命为西澳大学结构动力学首席教授。他的研究领域除了抗震还包括抗爆,在这个人祸横行的年代,他的研究有着非凡的意义。

郝洪教授于1962年5月出生于云南昆明,198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水利系,获水工结构学士学位,随后留校进行研究。学习期间,他专程前往唐山市,对这个灾后重建的城市进行考察。1984年,他获得中国政府教育奖学金,于次年前往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结构工程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同时担任该校土木与环境工程系助教。

获得博士学位后,他于1989年至1990年间在加州大学地震站作博士后研究,潜心于抗震抗爆、结构检测、环境震动等方面的研究。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新加坡推出争夺中国人才的举措,以优惠的政策争取了很多中国学者前往新加坡工作,郝洪教授便是其中的一位,成为此时期奔赴新加坡并受到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接见的中国学者之一。

1990年,他受聘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土木与结构工程学院讲师,1996年晋升高级讲师,1999年晋升副教授。2002年,他离开新加坡,来到西澳大学担任土木与资源系副教授,于2004年4月晋升教授,同时被委任为首席教授。此外,他还担任了澳大利亚地震工程学会的常任理事和西澳召集人。

在抗震和抗爆技术研究上,郝洪教授著述甚丰。迄今,他已发表会议论文130多篇、专业期刊论文98篇和技术报告36篇,另外,他还承担了部分专业书籍章节的编写,也作为主编编辑出版了一部论文集。他的一些科研成果被有“地震学圣经”之称的抗震学教科书《结构动力学》所采纳。他也多次受邀在重要的国际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

多年以来,他曾为新加坡、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等国政府及工业界提供咨询服务。在新加坡工作期间,郝洪教授与他的研究小组一起,为新加坡国防部进行防护、抗爆工程咨询和研究。他们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组成的Klotz Club的极大兴趣,并在北约的爆炸安全规范中被广泛引用。他们还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制定了新的《地下弹药库设计规范》。新加坡因此而成为了Klotz Club中唯一的非北约成员国会员。

由于在抗震抗爆学界享有的盛誉,郝洪教授被收录进《澳大利亚华人名人录》。近年来,他平均每年都要审阅由各种学术期刊发来的期刊论文20余篇,还审核过多篇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意大利等国研究者的博士论文,被任命为意大利科研项目国际审核人,同时也为香港科学理事会和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ARC)审核科研项目。

在学术生涯中,郝洪教授先后申请到的科研经费累计500多万澳元,其中在澳大利亚申请到的科研经费就超过100万,除了90多万为ARC基金外,他的研究也得到工业界的支持。

回想起大地震给唐山人民带来的灭顶之灾,他更觉得自己所从事的研究,是值得花心力、花时间去付出的。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事,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整个世界,都很有意义。

他说,全球每年死于地震的平均有一万人,人命伤亡的减少和抗震科学的发展息息相关。他的事业,就是要保护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天灾的发生,还可能引发区域性的经济萧条。

他举例说,1995年的阪神地震间接导致了1997年的东南亚经济危机。欣闻非常道发生在大阪和神户的大地震导致了2000多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日本投资商便把原来投放在东南亚的资金撤回去建设日本,使当时低迷的东南亚经济雪上加霜。郝洪教授说,如果抗震技术发达,地震的灾害便不会为祸太深,也不会间接导致经济危机。

“房子是没有炸不烂的,但可以通过加厚加固来减少损失。工程师的使命就是拿出最经济的办法来达到最好的防护效果。”他说,中国农村的房屋加固就可以应用一个比较简单又经济的办法:在土中加上芦苇或草,造价基本上没有提高,抗震性能却可大大提高。唐山地震发生以后,国内对抗震技术的研究便不断地取得进步,也不断地向国际上学习。郝洪教授乐于与国内抗震学界分享他的研究成果。在实践应用上,他还参与建筑抗震抗爆性能的检测维护,例如为西澳Main Roads的桥梁工程进行常规检测。

采访时,正是澳大利亚驻印尼大使馆被炸的后一天。郝洪教授深有感触:如果不是澳使馆在事发前完成了加固工程而具备了较好的抗爆性能,使馆内的工作人员恐怕也未能幸免于难。由此可见抗爆技术的重要性。

李凌于1965年12月生于贵州贵阳,毕业于四川大学计算机专业以后,1985年考入北京邮电科学研究院攻读通讯硕士,随后在美国硅谷工作。婚后,她随郝洪教授前往新加坡,在新加坡生下一对儿女。在此期间,李凌攻下博士学位,与丈夫双双在南洋理工大学任教并于2002年初晋升为副教授。随后,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发展,李凌博士随夫来到西澳,受聘为科廷科技大学高级讲师。她致力于电脑图形和动画的研究,在教学和科研方面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现在,女儿已十岁,儿子亦已八岁,一对儿女健康聪慧,活泼喜人。郝洪教授说,妻子对家庭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始终令他充满感激和自豪。

在学术研究以外,郝洪教授喜欢阅读。他是钟爱国内报刊书籍的为数不多的在澳学者之一。只要时间允许,他都大量阅读以中文为主的书刊,关注中国的发展。

除了阅读以外,郝洪教授还常常活跃在篮球场上。在新加坡工作时,他曾作为校队队员,代表南洋理工大学参加新加坡的全国篮球赛,并荣获集体第四名。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休闲生活也是郝洪教授生活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每年都携家人外出旅游一两次,或是回国探亲,或是自驾车游历澳大利亚。

对攻读于西澳的莘莘学子,郝洪教授寄语:“珍惜光阴,多做实事。”他说,时间是最公平的,对每个人都一样多。所以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应该多做有意义的事情。在多年拼搏的历程中,他总结出:有些事情尽管当时做了似乎无用,甚至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但在一旦需要时,所做过的这些事情就显得很关键,做或不做就有了很大的区别,甚至成为一个人能否把握机遇的决定因素。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