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tiao20161122-电视机没了就没了,反正你我都不看

在情怀如此廉价的年代,与其说年轻人在怀念电视机这一物件儿,不如说他们是在怀念曾经茶余饭后,全家围坐在电视机前有说有笑的生活。

细究80后、90后的成长轨迹,电视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插电”娱乐品。在电脑和智能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电视几乎承载了两代人成长的所有寒暑。

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件与电视有关的趣事。在动画片与《还珠格格》的斗争中,遥控器的掌控权总需要和母亲斗智斗勇。当电视屏幕出现“”的内容时,会看到父母的窘迫与换台的慌乱。

如今,在电视的陪伴下长大的一代人,打开电视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少。有人调侃,七成年轻人从来不看电视,还有三成年轻人开着电视玩手机。

数据显示,如今电视机的日均开机率已经由三年前的70%下降到了30%,年轻人群体的生活基本上与电视没了交集,40岁以上的消费者成为看电视的主流群体。

2019年第一季度,电视市场零售额规模为349亿元,同比下降13.1%。当市场举步维艰的时候,电视机的市场均价已不足3000元。

新浪财经统计发现,有的国内龙头传统彩电企业连续三年净利润持续大跌,有的企业在本年度净利润已同比下滑90%。

当然,红海中也不缺乏入局的“新手”。近日华为表示,未来将为大家带来一款前所未有的“智慧屏”。

没有人知道,未来某一天电视是否会彻底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在各种产品走马灯式更新迭代的年头,值得让人怀念的物件儿少之又少。

如果提及电视机,年轻人心头仍旧能留存一丝情愫,那这份怀念或许不是针对电视本身,而是来自电视背后那种陪伴我们长大,却正在走向瓦解的传统家庭生活。

恐怕少有人能记得,这部反映一个六口之家和亲朋邻里生活的经典,是从父女二人关于看动画片还是看连续剧的争辩开始演绎的。

剧里有很多关于看电视的情节,和平就问过:“咱家晚上吃完饭除了看电视,还有什么别的项目啊?”如果人物都是主角,那么客厅的电视机就是最佳配角,有太多的故事围绕着一部电视来展开。全国人民也都和老傅家一样,以看电视为乐,以上电视为荣。

随后,陪伴90后长大的《家有儿女》,在客厅的电视机和几个沙发周边,上演了太多令人捧腹的剧情。

茶余饭后,剧里的主人公们在电视里演绎着戏里的生活,luotiao20161122电视机外的普通人也与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以电视为核心的一小片区域,成为每个家庭分享生活,拉扯家长里短的所在。戏里戏外,市井中国人的生活中总不缺电视的身影。如果一定要为家里的客厅选C位,电视必须拥有姓名。

时间推回到1958年,中国第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在天津诞生。当时,这台电视机被人们称为“华夏第一屏”,它真正的名字也足够响亮——“北京”。

同年5月1日,我国第一家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成立,成为如今中央电视台的前身。然而,那时全国的黑白电视机加起来,也只有20台左右,全国的大面积普及,更是二十年之后的事情。

时间来到八十年代。彼时,一台黑白电视的价格大约是400元,相当于一个工人一年的工资。电视机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奢侈品。有电视的家庭,自然成为天黑之后街坊邻里的集聚中心。

如今的年轻人,几乎没听过《渴望》这部电视剧。1990年,该剧一出,瞬间造就了万人空巷的局面。同时,也使得演唱同名主题曲的毛阿敏走上了大红大紫之路,由此奠定了歌坛地位,那是一个“人人传唱毛阿敏”的年代。

那时,因为《渴望》,有电视机的家庭就像小型电影院,每逢天黑便挤满了来看电视的朋友邻居。有的人家,索性将电视机搬到了院子里,众人就在院儿里露天观看。

看电视这一行为背后,承载了太多维系情感的作用,以至于如今上了年纪的父母也会常说:“家里不放一台电视机,哪里还有家的样子。”

现如今,电视机早已超越了家电本身的使用功能,而被赋予了更多的情感。只是,当年轻人偶尔想重温《我爱我家》或者《家有儿女》时,很少人会再打开电视机。大部分人,都选择将自己沉浸在眼前的小屏幕里。

调查显示,中国人下班后平均的空闲时间不到三小时,对于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来说,下班后的休息时间就更少。

很多人不会纠结是否有时间打开电视,更让他们头疼的是能不能在凌晨之前下班。由此,打开电视逐渐成为一种奢侈。

一份复旦大学的研究调查显示,虽然如今年轻人电视看得少了,但是这些用户家里的电视存量却很丰富。数据显示,在所有的受访者中,超过八成的用户家中拥有电视。其中,超五成用户家中不止拥有一台。

于大部分年轻人,拥有电视却没有了看电视的条件和欲望。更不要说那些根本就不打算买电视的年轻人。如今,很多独居在北上广深的年轻人在娴熟使用电视方面,都已经出现问题。

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从全国范围来看,2018年结婚率仅为7.2‰,这个数字创下了近十年来新低。从省份差异来看,经济越发达地区的结婚率越低。其中,全国结婚率最低的上海只有4.4‰,浙江、广东、北京、天津等地的结婚率也偏低。

对于大部分没有组建家庭的年轻人来说,像父母辈一样的家庭生活,离他们太过遥远。即使是组建了家庭的年轻人,生活方式也与老一辈人大不相同。

每逢春节,年轻人短暂回归到原有的家庭氛围中,但在电视机前与父母无话的情况屡见不鲜。子女沉迷手机,惹老人生气摔桌而去的新闻也屡现报端。小时候看电视的欢愉,逐渐被手机短视频取代了。

在宝贵的休息时间里,今天的年轻人更多的娱乐来自演唱会、旅游等其他休闲方式,看电视不再是受人青睐的消遣。

当以维护家人情感见长的电视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家庭基础,越来越不受年轻人欢迎,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一些厂家纷纷降价,薄利多销。同时,厂家也在努力打造高端品牌,目前市面上不乏售价达六七万元的电视。

网上也有声音认为,电视并非完全没有市场,一些爱好游戏或者热衷于投屏的年轻人,仍然对电视存在需求。然而,此类群体究竟能给电视行业解困带来多大的帮助,始终令人存疑。对于如今的电视行业,转型才是出路。

数据显示,截至2016 年11 月,中国智能手机保有量已达到13.2 亿部。此外,全年手机产量仍旧达到21亿部,其中智能手机占全部手机产量的比重为74.7%,达到15亿部。

由此表明,不仅是年轻人,几乎全体国民都已实现了智能手机化。当他们的时间越发碎片化,手机这一更加适合碎片观看,也更便携的视频观看载体,对电视造成了最明显的冲击。

如今的视频消费,实质上是不断集中于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大平台的马太效应。就用户规模而言,三大平台用户占据了整体网络视频用户的近九成。

换句话说,不是对视频消费没有需求,而是年轻人对载体的选择发生了变化。更普遍的现象是,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消费逐渐成为人们日常视频消费的主流。

如今的年轻人,电视质量高级或者低级不是他们关注的点。他们更看重,观看视频的载体能否适应他们在沙发、卧室平躺侧卧等奇奇怪怪的观看姿势。不会有一款设备成为人们娱乐生活的核心,人们的核心永远是自己。

能够引起大多数人共鸣的依旧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几部电视剧。稍年轻一些的作品,如《亮剑》《武林外传》也是新世纪初的遗留,在影像资源如此丰富的今天,销量与口碑俱佳的作品却寥寥。

不能倍速观看的年代已经很遥远了,每晚与家人一起追几集电视剧总是其乐融融,三十集的电视剧便可以承载起半个月的欢愉。当影视可以随时随地获取的时候,那份期待的快乐,也就消失殆尽了。

如葛优在电影《甲方乙方》的最后一段说的一样,今天人们大概也常常会感叹:全家人一起看电视的年代过去了,我很怀念她。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