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假成真国语版-《澳大利亚时报》专访中国足球名将申思先生

[编者按] 欣闻申思在西班牙获得任意球大赛亚军,谨向他表示热烈的祝贺。申思在前往西班牙之前,接受了本报专访。专访的部分内容已经在本报第328期上发表,为了反应专访的全貌,让关心申思的朋友了解申思的动向和想法,现发表全文如下。

[本报讯] 利用申思先生到珀斯访问亲友之机,本报记者对申思先生进行了专访。申思先生详细地回答了记者就他今后的去向、中国足球界的问题、中国足球的改革与发展提出的问题。下面是专访的全部内容。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是一位优秀运动员,但由于人的体能到一定年龄后都会有所下降,30岁对于运动生涯来说可能已经达到顶峰,或者停留在一个平台上,甚至开始走下坡路。您是上海中远队的队长,前些日子我们听说中远队有些人会退役有些人会转会,不知道您的去向如何?

申:要看一看。如果情况好,就继续踢球,如果情况不满意就看看其它专业发展一下,比如读书,我现在就有学籍,是复旦大学的学生,读新闻系广播电视专业。

申:在国内来说,我们的薪水已经很高,另外还有合同在身,势必造成转会费非常高,这时候要离开很麻烦,操作起来基本上不可能,因为这是天价。

申:没有,我一直在否认。因为外界不了解,传言就很多。国内媒体也发达,竞争也激烈。赛季结束了,没什么比赛可以写了,就开始炒转会。但是他们找不到你,比如我现在在澳大利亚,手机关了,他们找不到,猜测就多了。越是透明越是清楚,越是不透明越是众说纷纭。

记:您过去在申花队,现在在中远队,您能告诉我您最想效力的是哪个队吗?能把中远队与申花队做个比较吗?

申:当然是中远队了,有合同在身,必须效力中远。应该说申花队基础更雄厚一点,申花队的整个财力更雄厚一点。中远现在涉及到一个改制的问题,从国营的改成私有的。首先球队的领导、中远集团要有这样一个变化,然后涉及到球队就比较麻烦一点。

申:对,是以个人名义,各个国家推荐球员,然后每个国家派一个人去,差不多有16个国家,英国的贝克汉姆也去,齐达内、卡洛斯都在西班牙皇家马德里踢球,他们都会去。另外马拉加也是旅游胜地,很多人都去那里度假。

记:回到刚才的问题,除了读书之外,有没有个人事业上的一些打算?比如像“郝董”郝海东一样,办个人企业。

申:当然希望在其它方面都有一些尝试。但不可能像郝海东那样大的魄力,做一个实业。因为我觉得这几十年都从事足球,突然一下子涉及另一个领域而且是一下子 需要很大投资的领域,带有一定的冒险性。就个人性格来说,不喜欢这样。但可以做一些尝试,去多交往一些,多涉及一些,再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选择。但首先 想读一点书,去大学深造,塑造一下自己。不踢球以后,属于自己的时间就多了,可以多看一看,包括这次来西澳,也是来看一看,因为叔叔在这里做得不错。

申:学校认为我对语言的组织能力比较强,复旦大学的新闻系相当好,应该是最好的。学校领导和系领导都认为我可以作为特例塑造一下,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 果。新闻系考上来的都是上海市的文科状元。我是个特殊的例子,他们认为我在上海、在中国有一定的声誉,不同于一般青年,培养后会有效果出来。我自己也有深 造的愿望,如果学法律就去华东政法了,去复旦就要学新闻,这是复旦最好的系。

记:这次去西班牙,16个人都是顶级高手。过去也有人把你的任意球与贝克汉姆的任意球做过比较,你这次有多大把握?

申:可能国外和国内的心态不一样。但我觉得,既然给了我这次机会,就应该把握这个机会,这是很重要的。再说,这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战,只是游戏,有这个机会去享受一下,挺好的。和世界顶级球员在一块儿,去见识一下他们的水准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申:应该是去年那一场,与皇家马德里在中国踢的那一场,是最好的一场了。如果我当时打进那个任意球,世界就刮目相看了,可惜只差了一点点。那也不错了。应 该说中国球员和世界上顶级水平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有个机会大家在一块儿踢球就是一种享受。很多踢球的球员很难遇到法国队,很难遇到英国队,很少有机会碰到 巴西队,你有机会一次和齐达内、贝克汉姆、劳尔等一锅端都碰上了,这也是很少的。就像文艺界的高手们同场拉一段琴,弹一首曲子一样,是很可贵的。那么多顶 级球员同时在一块儿,真是太好了。他们的身价、收入都是世界顶尖的。

申:做我们这一行,要有这种心理素质:说你好的时候,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说你不好的时候也正常。其实想一想,你也是正常人,别把自己当成不正常的人。

申:我觉得这些问题不仅发生在球员、运动员身上,这是一种社会现象。足球在中国每天都被关注,有问题被广泛地扩大了。这样,你就不可避免地生活在显微镜 下。其实每个地方都有阴暗的东西,每个行当都有阴暗的东西。我们这个国家各方面都在发展,都面临一个问题:我们的体制和我们的发展不相符合,就会发生很多 问题。国家加入WTO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我们自己改革不行,就通过国际上的法规来帮助我们改革内部各行各业,比方说银行、电信这些关系到国家命脉的行业。 国家不可能把所有问题都抛给大家看,也不可能有哪个记者把这些东西无限扩大,但中国只有娱乐和体育记者可以加入许多个人感情、个人观点。足球踢得好不好, 有一杆秤衡量。不好了,可以说你有很多问题,存在什么不足的地方,好了,我也可以给你指出这些问题,不负责任,因为我只是评论。当然对于球员来说,也确实 有很多问题,但你应该看到球员从小到大所收的教育,有多少人关心他们的成长和教育呢?因为训练肯定要牺牲很多学习和教育时间,整个国家就是这样,不象澳 洲,要读完高中。从小到大离开父母在这里是不可能的事情。由于缺乏家庭教育,当然会有年轻人一下子拥有很多钱,很多荣誉,跑到外边去都是明星,要面对很多 诱惑,不仅是十几二十几的年轻人受到诱惑会越雷池,即使是年龄大的人,有子女有家庭的人,面对这些诱惑也不见得就把握好。大家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但 作为球员,作为公众人物,你一定要注意维护你的形象。

申:本来我们不是搞空中婚礼,想包一艘船,比较特别,私密性也好一些,少很多打扰。后来因为成了联洋的形象代言人,是联洋的主意,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商业色彩。

申:我觉得应该会。其实中国社会从以前的男女同工同酬发展到现在,大家都能够接受,其实全职先生也会很多。所以国内有人提议效仿美国:一个人挣钱三个人花 税就少一些。中国就不一样,按你是单身汉缴税,没有看到你后边的两个人。另外,家庭确实有很多琐事,需要丈夫或太太照顾。我们在家的时间还是少,经常去集 训,很多东西需要她去弄。现在我们很快就有孩子了,王云已经怀孕三个月,再有七个月我就当父亲了。

申:澳洲的足球水平比中国高,但商业化程度不够,投入没有中国那么大。中国所有的项目奥运会成绩都很好。但单项来说,国家的投入足球最大,但取得的成绩不 够,甚至可以说是不行,这样反差就很大了,就成了众矢之的。如果把足球推到民间去,让民间来投资,比如说,俄国富豪投几亿英镑给切尔西队,他愿意这样做,弄假成真国语版 他不是要赚钱,但他因此进入了英国上流社会,他愿意这样做。因此,足球如果纯粹是个人投资就会好一些。

记:您认为,中国球队向外发展的空间到底有多大,因为一个球队除了资金之外还有技术问题、体能问题、人种之间的差别问题。中国人对足球的期望是不是太高了?

申:对于年轻人来说,体能的状况越来越接近。当然跟黑人比还是有差距,但我觉得越来越接近欧洲人,和白人还有一点点差距。不过现在中国人的生活条件起码在 亚洲是最好的,唯一欠缺的是没有足球土壤,就是说喜欢的人很多,会踢球的人不多。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在欧洲、巴西,踢球的人很多,全面的基础好了,有广 阔的基座才能出顶尖的运动员。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我是家长,我是球员,哪怕是业余球员,我也会培养我的儿子,从小培养孩子怎样踢球,有个启蒙教育,以后 再渐渐培养。但对于一般家长来说,本身不会踢球,怎么能辅导孩子充当启蒙教练呢?我们会踢球的人太少,肯定不行,从业人员的素质也上不去,对足球的理解就 比不上发达国家。

乒乓球也是一样,有一些国家请中国教练也不行,打来打去打不过中国队。瓦尔德内尔是个例外,打到40岁还能和中国队抗衡,拼了中国三代球员。如果瓦尔德内 尔在中国,也早就退役了。没办法,没人啊。中国人太多,孔令辉不行了,王励勤上了,王励勤之后,王浩又上了。中国乒乓球普及,基层的教练可能都比你这里的 职业球员都好。足球就不行。我们靠身体好速度快还可以在亚洲混混,但是我们的技巧、对足球的认识等方面确实不行,足球文化很欠缺。

记:在吉林有个延边地区,每个村子都踢足球,每个家庭的孩子都踢足球,过去延边的足球队是很好的。

申:现在延边队也不错,刚刚从乙级升到甲级。小小的地方,出了很好的球队,所以一定要培养足球的土壤,然后一定要提高教练的水平,这要经过几代人。

申:质的突破肯定不可能。另外说白了,中国体育界领导也有弊端,不可能前人栽树有人乘凉。所以就很麻烦,导致以后的人才培养问题。甚至在很小的地方,比如 乡长、镇长,为了政绩,用下一任的钱来体现政绩。其实都一样,只不过在足球领域被夸大了。比如说,中国足协主席,他肯定是要国家队冲进世界杯,国奥队冲进 奥运会,拿到第几名,政绩就有了。但是不可能我现在培养10岁的,12年后再比赛,起码也要到10年以后、球员20岁以后才有成果,10年以后他肯定不在 这个位置上了。大家都说培养球员、足球要从娃娃抓起,但谁去抓呢?谁都不愿意,当然要把钱投在第一线。

申:可以开足球学校,但是我觉得足球学校会误人子弟。开足球学校可以赚钱,可以收到一笔钱,但我觉得对这些孩子来说要有个交待。因为现在的足球学校,人家 有可能一年起码花5、6万元,投资很大。但10年以后,这些孩子不可能都出来,你还要解决他们的读书问题。但足球学校不可能再有很多钱投到教育上。特别是 上海,建个足球场很贵。如果你做出来了,肯定是个贵族学校。中国的贵族学校能保证孩子读书,但足球学校就没法保证他们将来都成为职业球员,因为中国成为职 业球员的比例起码是百分之一,100个孩子踢球,只能出一个职业球员就不错了。在欧洲、巴西,有可能是万分之一,机会更少了。今后中国的孩子考大学,有百 分之八九十都可以进大学,对教育来说,他们已经培养成材,但对足球来说,如果不能成为职业球员,要个业余球员干什么?还不如先到技工学校学点手艺,当高级 技工,中国很缺,然后再学踢球。如果光去踢球做个半职业球员那肯定没意思,也是很难的。如果要对孩子有个交待的话,压力是很大的。

申:我觉得主要是足球体制上的改革。你可以搞职业队,但对职业队的要求要更厉害一些,必须每年投入多少,必须有个帐:职业队投多少,青少年投多少,必须有 非常硬性的规定。小孩的培养,要让小孩在正常学校完成学业的情况下再到俱乐部培训,那些13、4岁就不读书了,就到足球学校训练,对家人来说冒的风险太大 了。要提高职业队和青少年教练的素质,包括现在开发足球市场人员的专业性,这些方面都刚刚开始。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