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锡小yo-被告知欠债就得还钱?No!澳女就敢跟Centrelink斗到底

昆州女子Tracey Hoolachan因右腿需要截肢在医院手术,就在出院的那天,她收到了Centrelink的一封信。

Hoolachan租住在Toowoomba的一套公寓,由于浴室漏水导致她感染了葡萄球菌,在医院里住了几个月。

“我病得很重,我差点就死了。”她说,“事实上,在我住院的三四周时间里,有一个‘医疗急救小组’专门负责我的病情,就是医院各部门的人都会来到你的床边,因为你的情况岌岌可危。”

Hoolachan收到Centrelink的这封信要求她回应,希望她能提供更多的信息,以确认她是否收到了正确的福利金。

Hoolachan以为这封信是关于她申请残疾人福利金(DSP)的,因此她在两名护士的帮助下前往Toowoomba 的Centrelink办公室。

对方向她询问有关学生津贴(Austudy)的问题,并问她在一所职业学校的入学情况,她在2015年至2016年修了一门会计课程。

“Centrelink声称我没有上这个学校,”她说。“好在我来的时候带了许多文件,里面就有一封录取通知书,我可以直接当场传真给他们。”

Hoolachan的案件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她就读的Ivy college已被注销。但在她入学时,这所学校正与另一家教育机构Martin College合作,后者为学生津贴提供了一个经批准的参考编号,这样她就可以获得津贴。

然而,大约一周后,Hoolachan收到了Centrelink的一封信,信中说,她已被确定未在那所学校上学,因此被要求偿还她收到的5700元学生津贴福利金。

“我被告知,除非我同意每两周支付15元,否则他们将每两周收取127元。我不同意也得同意,这是勒索!”

人力服务部总经理Hank Jonge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无法详细评论Hoolachan的案件,但他补充称:“人们可以随时要求对他们的债务进行审查,他们还可以要求在审查期间暂停还款。”

Hoolachan曾担任簿记员和法律秘书,她表示,在为法庭准备案件时,她的背景对她很有帮助。

她在整个过程中发现Centrelink电脑系统中的几起错误之处,包括她上传至MyGov网站的文件收据,日期出现错误。

“我去年11月上传的其中一份文件,上面的日期写成7月24日,”她说。“那是我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的时候,我的腿刚刚被截肢。我没有给Centrelink或任何人发电子邮件,我绝对不可能在那天上传任何东西。”

Hoolachan表示,羽锡小yo她很受触动,说出自己的故事,希望这能帮助其他努力与Centrelink抗争债务纠纷的人。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