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污鸾凰-学以致用,把大学推向产业

这一个于2002年启用的研究中心,是西澳目前该类型的唯一研究设施。它的建立人张东柯教授,每天就在他舒适、明亮的办公室进行研究,接待各方来客,商讨工程项目。当年他创立这个研究中心的初衷,就是要建立一个世界级的可持续能源研究与发展设施。

尽管年仅41岁,张东柯教授在专业上的成就堪称辉煌:1998年,他在阿德雷德大学率领一个研究小组赢得了悉尼2000 年奥运会接力火炬的设计权,并以其完全符合要求的设计而深得悉尼奥运会组委会的嘉许;他主张将大学的知识与工业相结合,让知识走出高校,并积极争取工业界对科研的支持;他在教学和科研的同时从事经济研究,身兼多个公司的技术顾问,把自身的知识技能有效地转化为生产力……

张东柯教授自称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认为知识和技术只有对社会有用,有利于提高生产力,它存在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这也是数学成绩向来拔尖的他当年放弃了纯理论科学,而选择工科专业的原因。为了完善知识结构,他还投入相当多的业余时间研习心理学、行为科学和经济学,走出单一的科研模式。

张东柯教授于1963年出生于中国江苏省涟水县。1980年至1986年间,他在东南大学(原南京工学院)学习工程热物理专业,于1986年获硕士学位。1987年,他考进华中理工大学的国家煤燃烧重点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

1988年,他作为访问学者前来Newcastle大学化工系学习,1990年2月改读博士学位,并于1993年初获得博士学位。同年,他受聘为阿德雷德大学化学工程系,在此担任讲师,分别于1996年和1998年被提拔为高级讲师和副教授。1999年2月,他受聘为科廷科技大学化学工程教授,成为澳大利亚工程学历史上最年轻的工程学科教授之一,同时在1999至2001年间担任该校化学工程系系主任。

2000年,张东柯教授发起在高科技园创建了燃料与能源中心,并于2002年正式启用,他亲任中心主任,开始潜心于能源的可持续发展研究。

在11年学术生涯中,张东柯教授从联邦、州政府以及国内外工业界成功筹得和管理研究资金1100多万元。1993到 1998年间,他担任CRC的一个褐煤净能量的项目带头人和主要研究员,目前是CRC可持续发展的煤炭项目的带头人。同时,他也是澳大利亚煤工业和政府联合发起的COAL21工程的技术顾问团成员之一。

至今,他成功地指导或正在指导33位博士或硕士研究生,拥有260多种科技出版物的产权,主要贡献在能源研究与发展上,如气化、氢气生产、矿业上的安全和低成本爆破等等。

由于在专业上的贡献,他曾先后获得燃烧学会的David Warren奖(1996)、阿德雷德大学最佳研究生导师奖(1998)、由澳大利亚工程师协会和国际化学工程师协会颁发的Shedden Uhde奖章(2000)、国际燃烧学会年轻科学家奖(2001),并于2003年当选为国际能源基金会的会员。

在澳多年,张东柯教授保留着与国内的学术来往。作为中国科学院太原煤炭化学研究所、东南大学和华中理工大学的客座教授,他每年回国两次。他说,国内的研究技术、设备和手段虽然先进,但对科研新思想和方法的接受稍慢,与世界潮流相比滞后,而他正在试图把这种科学新思维和新方法带回中国。

1998年,时任阿德雷德化学工程副教授的张东柯接到悉尼奥运会组委会发来的邀请函,该函件请他提交一个奥运接力火炬的设计方案。

火炬接力是奥运会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反映主办国的文化和自然美。同时张东柯教授被告知,悉尼奥运会将有有史以来最长的火炬接力,用于接力的火炬将超过一万只,接力从奥运开幕前一百天就开始进行。

为此,他专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成员包括阿德雷德大学机械和化学工程学院专家和来自工业界的能量和燃烧技术工程师等 23位成员,并带领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和实践。

这个小小的火炬仅重一公斤,却包括着诸多细小却复杂的工程问题。根据奥运会组委会的要求,它要在-5到50摄氏度之间正常工作,即使在不利的天气环境下,如遇上强风、旋风、暴雨,也要持续照明、保持耀眼的火光,并且对手持者和旁观者都要保证安全。同时,火炬还要有最理想的燃油功效,并把烟雾、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量减至最小。

最终,张东柯教授和他的研究小组成功地在技术上将燃油与储油系统一体化,制造出符合悉尼奥运会组委会要求的火炬,并以其出众的技术赢得了悉尼奥运火炬的设计权。这些火光自然、明亮、肉眼可见、相机能拍到的火炬,成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一个亮点。

张东柯教授认为大学、尤其是科技大学不应独立发展、与产业脱节,而应该与各方,如学生、政府、其他大学、工业界等通力合作。其中,协调好大学与工业界的关系尤其重要。学术界可以为工业界提供知识和技术,工业界也要学会支持大学的科研。当前政府削减学校基金的政策,也是一种鼓励学校和工业界结合的举措。他主张院校通过政治渠道宣传自己,以获得社会各界的支持,提倡通过合作与各方分享有限的可持续发展资源。

尽管他的研究以基础研究为主,他却认为基础研究最终也应为工业研究服务。在他看来,科研并不仅仅是花时间去找问题的答案并束之高阁,而应找到社会需要的科研方向和科研问题,并动手去付诸实践。这些年来,他就是在与工业界合作的过程中,创出自己学以致用、懂行又动手的独特的发展道路,在从事研究的同时也为生产服务。

采访期间,张东柯教授正在休学术假。他利用这个机会投入生产第一线,把科研成果应用于生产实践。譬如,他和Chemeq 公司合作,为该公司十多年前就已成功研制、但因缺乏工程技术支持而一直未能大规模投产的养殖业用杀菌剂开发工业生产的技术与工艺,在Rockingham 建成了大规模生产工厂,目前这种杀菌剂已成功投放市场。

另外,他应邀担任BHP-Billition Iron Ore的高级技术顾问,对新型矿用工业炸药的开发和安全以及处理硫污染提供技术支持,以避免炸药与矿物质反应导致的不成熟爆破所造成的危险,同时减弱废矿石对环境的影响。十个月前,基于他的研究结果,他成功地建议BHP-Billition Iron Ore修改生产方式,提高年生产率,使每年的有效生产时间增加大约20天左右。以经济指标衡量,该矿每分钟产值两千澳元,则每年产值可增加近七千万澳元。

此外,他还为氢气技术有限公司担任高级技术顾问。该公司于八年前开发了一种新的水电解产生氢气的技术,可用于偏远地区金工加工工艺。但由于生产成本高而产品安全指数偏低、制氢能源效率低而一直无法投产。从去年中期开始,张东柯教授协助降低了生产成本,使能源效率大大提高,产品最近通过了国家工业安全生产指导部门的鉴定,可望在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之间投放市场。张东柯教授以其关键性的技术指导,于今年7月当选为该公司的董事。

成功的实现并非一蹴而就的事,张东柯教授也经历过艰辛的拼搏过程。回顾当年在餐馆打工的情景,他说,打工是一种锻炼,能改造一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血污鸾凰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相应的报酬是一件好事,对提高自己的生活能力、适应能力、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的能力也大有裨益。

在科研上,张东柯教授说,科学没有捷径,而且容易走弯路。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寻找捷径,而在于避免走弯路。学会把握时机就是避免走弯路的有效途径之一。因此,从中国来的留学生或移民,在继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同时,一定要把自己融入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社会里,以给自己的发展创造更多机会。

张东柯教授认为自己取得的成果得益于他在保留中国文化的同时,又能恰当地让自己融入澳洲多元文化社会。这也是他有异于他人的特点。他说:“要让社会接受你,必须把自己放在社会里。只有被社会接受,聪明才智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这是他从到澳伊始就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按这种要求去实践,以自己所处的社会、工作和生活环境的伦理道德和法律作为行动的指导准则。

他认为,很多华人学者和技术人员非常能干并富于潜力,懂技术、有专长,却因为不能渗透到澳大利亚文化中,而没有更多的机会抒展才干。

他说,我们很幸运,因为生活在澳大利亚这一个社会环境良好的国家。尽管白澳主义、民族主义运动和种族歧视仍会偶尔出现,但那都不是主流,而是社会残渣,它们的存在正好体现了这个社会的公平。所以华人们要把握好澳大利亚这个与其他西方国家不同的、良好的环境,把自己容纳进去,而不要自己把自己拒之门外。

由于文化上的相融,张东柯教授上可与跨国公司老板、政治家坐在一起喝酒,下能与矿工一起工作、交流。在注重新技术开发的同时,他和很多工业界的人士成为朋友,互相之间创造机会,一再创造双赢的合作局面。

把事业作为生活的重心,张东柯教授说苦中有乐。和其他善于生活的华人学者一样,他在繁忙的教学之余,也非常注重休闲生活。

他的业余时间大多陪家人度过,如陪儿子骑自行车、打网球或游泳。即使是最忙的时候,他也基本上每天坚持游泳,每周累计游泳达十二公里以上。他常常在晚上和周末陪儿子骑车到公园,在健身的同时增进家人情感。

周末,他还和在默多克大学从事生物技术专业教学的太太一同在家里享受烹调的乐趣。因为三个儿子偏爱西餐,他们的饮食模式也基本西化。除了对西餐情有独钟,张东柯教授也喜欢适度品酒。他对葡萄酒有着特殊的喜爱,曾潜心研究它的酿制过程、葡萄生长对酒的风味的影响,以及不同类别的葡萄酒对人身体的影响。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留意到张东柯教授桌上的煤灰样本。他说这些样本来自昆士兰州,因为该客户在燃煤运行上出现了问题,而将样本送到燃料与能源中心“就诊”。中心将从煤和灰的特性找出症结,改善状况,避免再发生同样的问题。

常常,张东柯教授就这样足不出户地为工业界提供技术支持。学以致用,是他一贯的观点,他说:“知识属于社会,技术属于工业。”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