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女苏小小-《风雨人生九十年》

日月转换,时光如飞,生命在风雨里程的闪动中迈进。数日前我兄妹三人小聚,叙起即将九十的父亲。我们居海外多年,心中之念情不知如何表述,更难找出什么词语来准确地形容描述父亲在心中的形象,好在每人捡起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点滴,以此来祝福他的生日。

老七-伟潮,1954年出生,我印象中的父亲是一个正直诚实,自觉自律的人。记得1969年,父亲被当时“”当权者指定下放到河南渑池县的农村进行劳动改造。母亲怕我们在城市无人管教沾染“坏风气”,更对父亲身体放心不下,便带上二姐,我和九妹及年迈的奶奶一起共赴山乡。那是离县城二十多里的村落,是一个油灯闪,烛光晃的地方,没有汽车来往,一条土路通向村子。时值数九寒天,树上地下撒满雪霜,连屋内小火炉上挂的毛巾夜晚也冻成了“冰片”。当时的“劳动改造”并无人监管,但每天在日出前,父亲叫我起来和他一起拾牛羊马粪。一条扁担两只筐,拾满放入队里的粪堆里。那时的我体弱个小,对于这种“锻炼”心中甚为不满,问父亲为何如此?父亲讲“下放农村,劳动锻炼,没人看管,但我们要自觉自律……”过了一段儿,我感觉腿关节有冷痛感,告知父亲。他急忙找到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名叫六学的小伙子为我针灸了几日,加上后来开学暂时不用每天起来拾粪了。这使我“心中大快”不用再受冷受冻啦。但今天回想起来在以后的日子里,当兵,工作,成家,来澳以及在摄影上的成就,都与这个“拾粪的瞬间”有关。正因有了父亲给我生命中的这点滴教诲,使我人生能行走在正直,诚实之路上。也是从这个“拾粪的瞬间”我才开始读懂了一点父亲。

老八-海鸥。1955年出生,正值中苏友好时期,父亲给予我海鸥之名,取之于苏联小说《海鸥》一位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女英雄的名字。顾名思意,他希望我成为一个勇敢坚强正直善良的人。父亲给予我生命的同时,也将他的精神和做人的准则注入了我的血液。说起父亲,实在有太多太多的记忆。如果让我用简单的词语来表述,那就是他即是严师又是慈父!如果我们犯了错误,哪怕是个小小的错误,当面对他时我们也会脸红心跳。父亲从不用粗话来责骂我们,但他批评我们时所用的一串串排比句,常会使我们羞愧的无地自容。心里发誓决不再犯,而在生活中我们又无时不刻的感受到慈父的温暖和疼爱。记得那年我大约九岁,发高烧在家休息。夜间我的双腿突然失去知觉,无法挪动。父亲抱起我与母亲一起连夜把我送到医院。医院夏院长背着我进入小儿科,常主任为我检查后,确诊为急性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当即住院治疗。当时的常规治疗(现在仍然是)以可的松激素类药物治疗为主,其副作用可导致儿童浑身浮肿而形成“满月脸”,甚至影响成年后的生育能力。父亲说我年仅九岁,人生之路还很长,怎能毁于此病。他亲自与院长主任商讨,决定采用从未有先例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经过六个月的针灸,中药及西药的综合治疗,我竟然神奇的站立起来,象从未得过病一样崩呀跳呀,长大后结婚生子过着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我最亲爱的母亲和年仅长我四岁的大姐,在我双腿瘫卧在病床的日子里,她们每晚轮换着陪护着我,而白天还要还要匆匆赶去工作,上学)就是这一段父亲的爱,竟成为“文革”批斗父亲的罪状。什么“搞特殊化”,什么“走资派的魔爪伸向医院”等等,使父亲背上莫须有的罪名,而夏院长也被指责为“走资派的孝子贤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父亲被挂牌批斗,戴高帽游街,造反派逼着父亲学习批斗他的大字报,强迫他低头认罪。年仅十岁的我,只知道我有一个最好的父亲,他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只为父亲不被所伤害或者能给妈妈报个信儿。其实我在学校也被划为“黑五类”。过去了,父亲仍无怨无悔的热爱我们的党和祖国,他说要允许“母亲”犯错误,他一如既往的为党工作,贡献他的一切。时至今日当我们和父亲谈起我们当年对他的敬畏之情时,父亲却略带遗憾的告诉我们“其实我更愿意和你们作朋友”。

老九-海燕,生于1957年。名字是父亲取自于高尔基的著名散文诗《海燕》。他是希望我能在人生道路上不畏艰难,象在暴风雨中翱翔的海燕一样。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总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对于同事,朋友求助的事,他会想方设法给予帮助解决。记得1970年吕某来到乡下家中,问父亲能否给一些回郑的路费,父亲二话不说就让母亲给了一些粮票和钱,以帮他回家。多年后谈起此事才知正是此人曾在“文革”批斗会上骂了父亲的祖宗三代,以示和父亲划清界限。 即使是对于这种在文革中伤害过他的人,他也不计前嫌的给予帮助。 而对于自己的家人,孩子所求之事,即便是举手之劳,他也是慎之又慎。父亲总是告诫我们,不要因为你们是就有优越感和特权思想。即使在相同条件下也要把机会先让给别人。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是在我大学分配前夕和父亲发生的分歧。按当时学院的规定每门主课成绩平均分超过95分的毕业生有资格申请留校或留城工作,而我的平均分已超出此线。本有机会留校的我却被父亲告知要作好心理准备到基层医院去锻炼。原因是父亲是省宣传部主管文教卫生的部长,即便是按正常要求规定留校留城,也可能被别人误认为是“走后门”。所以父亲对我说“你到基层医院去锻炼一下,对你自己本人也是很有益处的”。就这样我分配到了洛阳白马寺整骨医院。那时我已结婚,两地分居给家庭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说实话那时我心中对父亲的做法是有“怨气”的。但正是当年的那段难忘的工作经历,为我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积累了许多宝贵的临床经验,至今仍受益匪浅。

父亲,冯登紫。1920年9月3日出生于河南省息县冯围子村。自幼天资颍悟,学绩优异。从乡里考到县城,继而考入当时河南省府最好的开封中学,插班跳级……之后在的引导下,为了心中的理想与信念,尚未成年便投入革命。18岁时当任苏区的县长,四大名女苏小小带领人民投身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出生入死,建立和建设新中国。自河南省委成立,便从事文化教育卫生及宣传工作,成为最年轻的副部长。一干就是几十年。父亲在工作上坚实求真,任劳任怨,对人处事通透仁和。对九个儿女严教身传,关心而不娇纵。父亲还有着许多爱好-纂刻,书法,诗赋,摄影等等,这使得父亲的禀性中多了几分“儒气”。他不食烟酒,生活朴实,父亲的做人为人之道,令我们所敬重。我们最尊敬慈爱的父亲,我们至今也许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轰轰烈烈的功成名就。但我们一生都遵循您的教导:做一个正直,善良,为人宽厚,乐于助人,不争名利,严于律己的人。-谨以此文送上我们对父母养育的感激之情,同祝父母晚年安康!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