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鸭子优酷-我在澳州做医生,一次在妇产科的特殊经历

简单的说,头半年,到处看看,后来,跟着老公做生意,一干就 是三年,烦死了,天天吵架,压力大,我又不喜欢他做的事。于是要寻找出路。说实话,我根本也没想开夫妻店。他倒是打算好的,找个医生帮忙,因为他做中药生 意,自己不专业,找个专业的,结果没搞清中西医的区别,找了个西医,这叫一个后悔啊,这是后话。

这三年也没白过,认识不少朋友,其中也参与北医校友会,渐渐 知道在澳洲是可以考医生的。看见很多人考下了,就动心了。又得到关于一个辅导班的信息,又断断续续看半年书才敢报名。现在想想真浪费时间。

上了桥梁课,就才上了船,一路辛苦,考了两年试,其中故事多 多,包括生了一个孩子,以后慢慢道来。

考试都一次过,跟我从小学习好有关。曾遇到一位高人,他说:”If they can, I can.”

我至今还想念这个朋友,他后来回国了,据说在澳洲犯事了,回 去又得了肝癌,就死了。我总觉得他还活着,没准儿他编的故事。在澳洲犯事倒是真的,我看见报纸的。

找工作是好事多磨,等了半年,也好,陪陪孩子,可怜她两个月 就整天见不到妈妈,因为妈妈整天都在图书馆。幸好我父母来帮忙,一帮就是几年,现在还在我这,弄得老人不知那是家。野鸭子优酷

爸爸爱钱,我许诺给他头两个月工资,老头儿乐死了,钱吗,还 在我这存着呢,因为我爸不会存钱。也是,一辈子供4个大学生,哪有钱存。不能忘父母恩。

这家医院离城里有点远,大约40公里,算墨尔本市边了,不过是海边,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就干 脆在医院附近买了一个房子,724平米的院子,三室两厅,还不错,上班又方便,开车3分钟。

一进医院,先转妇产科,每一转三个月。我在中国做了五年内科 医生,对妇产科概念不多。倒也没怕,这么多年跌打滚爬,我已经练得处事不惊了。幸运的是,我的主治医师是一个越南人,Dr Bin.当地毕业生,大约才30吧,很秀气的娃娃脸,却是一个好医生。已经是高级主治医师,非 常能干,又很尽心尽力。大约都是亚洲人,他对我很照顾。记得第一天去上班,排班表上我是8点到12点。但给我的信上说,第一天是熟悉,我以为开个学习会就可以回 家了,根本没准备上班,确实,主任讲完注意事项,学习关键,已经12点了,Bin问我是否可以跟他上手术,他需要一个助手做剖腹产。我当然 啊?!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无非是拉拉钩,拽拽线,挺简单,虽然我手术衣穿了两遍,手套戴了三遍。

从此,斌格外照顾我,跟他配班,是我最轻松愉快的时光,人人 都说头三个月特紧张,我真没觉着。还学不少东西。当然我很认真,也很努力。妇产科是助产士的天下,这在哪都一样,那些助产士看我们这些新来乍到的如同傻 瓜,虽然他们不敢说什么,行为却非常明显。比如,什么事儿需要请教医生了,他们大多直接找主治医师,哪怕扎个套管针,都不愿意跟我们住院医师说。想学点东 西还不容易来。我把好的助产士当老师,咱中国人一贯谦虚谨慎嘛,在国内也一样的。刚开始遇到态度不好的,不得不忍气吞声,后来,有些经验了,也敢跟他们争 一争。咱毕竟是医生不是。最爽的一次,有个从英国来的助产士,傲的很,有一次,她半天也助不出一个孩子,产妇和他都累得精疲力尽,她要做胎心监测,放一个 小电极在胎头上,大概放不上去,正火呢,我好心去帮忙,敲敲门,就进去了,她正做阴道检查,立即冲我大声嚷,“请你先站门帘后好吗?”

她有点下不来台,另一个助产士打圆场,说“翠茜,你累了,为 什么不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她于是走了。

我看了看产妇,一个20岁左右的小女人,叫得很厉害,但营养够好,还没有完全精疲力 尽。我刚才已经观察了一阵儿,看得出她push时间够长,但不够用力。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对她说:“甜心,你做得很好,你的宫缩棒极了,你只需要再使劲一点, 来,试试看,使……劲,push…..push.好极了,再来,你还不够使劲,再来. OK,我来看看”。我去做阴道检查,惊喜的发现,其实胎头距离阴道口只 有3-4公分。她根本不需要电极。

“蜜糖,你就要成功了。再来,使劲,使劲,我看见他的头发 了,good, good,…”不出5分钟,孩子在一片欢呼声中出来了,一切顺利。我暗自庆幸。

澳洲人是很相信医生的,大概我沉稳的样子也很给她信心。想起 来我做实习生的时候,跟老师查房,病人都把我当大大夫,反把带我的老师当实习生。不过我长得可不老啊。

第二天,翠茜再遇到我,她突然过来拉住我的手,诚恳的说:“Sue,我非常抱歉,昨天我表现得太不professional(专业)了”。

“奥,别担心,我能理解,你那时候太累了,你陪了她几个小 时”。说真的,我还是很欣赏他们的专业态度,甭管真心不真心,我就很难做到。这一点我得学习。

说起来我不专业的地方,闹了不少笑话。澳洲教育与英国教育非 常相似,讲求一丝不苟,和礼貌。比如,与第一次见面的人,一定要介绍自己。记得我在另一家医院实习的时候,有一次去看腰穿,进去就站在那里,那个大夫抬头 奇怪的看着我,我赶紧说:“我能旁观吗?”他说:“可是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呀?”我这才指着我的名牌自我介绍。以后学着尽量主动自我介绍,直到现在,我还是 做得不好。英国医生见了病人,会响亮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Dr XXX,我将是照顾你的医生之一。”这似乎是必须的,我发现,外国医生似 乎都作的不好。

说起海外医生,在澳洲占重要比例,澳洲缺医生,缺护士,主要 缺人。一共两千多万人口,当然缺人了,医生又不好当,这才给了海外医生机会。这里一个护士只照顾四个病人,护士协会天天争取权益,我相信很多护士都比我挣 得多。不过,说实话,他们挺辛苦,端屎端尿洗澡喂饭,打针吃药,做心电图,不扎点滴,套管针都是医生扎。病人家属是不做任何事情的,与中国不同。我亲眼看 见一个家属找护士,说病人痰咳嗽到身上了,要护士去擦,其实纸巾就在床边。

说回来,妇产科,基本都是海外医生,斌算当地的,其余四个主 治医师,一个是埃及人,一个是印度人,一个是赞比亚人,一个是伊拉克人。大概因为这个医院比较偏远。主任们倒大多数是澳洲人或者英国人。印度医生比比皆 是,为什么?因 为他们是使用英文的国家。他们的英文虽然不好听,但能用。多少中国医生难倒在英文上啊。赞比亚也是用英文的国家,伊朗,伊拉克,他们上医学院用英文课本, 现在中国在讨论花费大把精力学英文是否值得?还用问吗,现在是国际交流的时代,没有英文,怎么交流?有多少中国的实验室在重复英美国家作过的实验,读读他 们的实验报告就好了。可以省很多时间和钱。

再说印度医生,我承认他们很聪明,但很懒,做事决不是一丝不 苟,而且很算计,他们在澳洲还不如中国医生受欢迎。中国医生小心翼翼,一丝不苟,早去晚归,不计较,但大多数英文不好,我是指大陆来的。好在华人医生也比 比皆是,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亚,少数澳门,柬埔寨医生,他们英文很好,来得早,又勤奋,所以总体华人医生素质不错。在澳洲医学 院,70-80%学生是华裔,信不信由你。

我和澳洲人聊天时,我会郑重的说,我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我指 真正的中国人是大陆人。但我心里爱所有的华人,亚洲人,当然,日本人除外。

我在妇产科遇到一个日本初产妇,嫁给澳洲人的,生孩子的时 候,止痛片都不要吃,小声的呻吟,利用呼吸法,愣是自己生下来了,真坚强,真吓人。我为什么说吓人?听过或看过一篇报道,在日本举行的国际运动比赛,结束时,日本 人自觉带走所有垃圾,整个体育场连一个小纸片都没有。西人震惊,说日本人真可怕。我见了这个产妇,也觉得日本人真可怕。那时候,国内年轻人正流行老鼠爱大 米,亲爱的国人啊,我们拿什么跟他们比。我要努力,我在努力,我要好好儿教育我闺女,我真不能宠坏了她。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