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凯-与性无关–对话行为艺术家孙惠林

曾有位行为艺术家向我解释什么是“行为艺术”:比如 一个人从桌子上跳到地下,可能是孩子游戏;一个人从十楼跳到地上则是自杀,这些叫“行为”,如果一个人反复地从桌子跳到地上,那可能就是“行为艺术”。 “行为作品”的灵感很简单:平常一个小事,看的一本书,想起小时候一个愿望,心有所动,要表达出来……,鱼在水中游,鸟在天上飞,陈家凯植物在风中生长,它们都 在以自己的身体做表达,这也是行为艺术。

2008年3月8日星期六下午四点,西澳“光谱美术馆”进行了一场人体行为艺术表 演,美术馆内被布置成类似洞穴的角落,一位全身涂满了白色颜料的女人时而在黑暗中摸索、在水上的石头上站立……背景交映播放着些画面,有杂草、火花、 天空、女人在乱石中挣扎……

三天后,我见到了这场行为艺术表演的主角来自北京,现就读“伊 迪思考文”大学“视觉艺术专业”的孙惠林女 士。

惠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瘦弱的小女子气质,但又颇有些仙风道 骨。果不出我所料,惠林吃斋学佛已经八年之久了,就这么一小女子怎么会玩出人体行为艺术这么新潮的艺术呢?我不禁对她产生了好奇。

和惠林的话题是由她这次的行为艺术聊起的,“其实这不是我第一 次搞行为艺术的创作”,惠林喝了口咖啡,缓缓道来:“我在我的学校内就进行过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我将自己像木乃伊一样一层层地裹起来,然后让人用剪刀将 裹布剪开,裸体的我从里面‘破茧而出’”。

这次在光谱美术馆还有展览惠林的其它平面及立体作品,“西澳人 报”的记者对她的这次展览给予了不错的评价,特别欣赏惠林对三维空间的审美。我在采访惠林前在网上征询网友给惠林的问题,其中不乏一些尖锐和偏激的问题, 我选择了一些打印了给惠林看,惠林对待尖锐和偏激问题那种坦然的态度让我欣赏。

“我的行为艺术与“性”或者是“性别”无关”!惠林说:“我想 寻求一种与自然和谐的自由。表达自己的人生哲学。人有时候语言表达不出的时候就用肢体去表现,我们日常生活中,80%的交流是非语言的。艺术家的职责就是用艺术、用视觉去表达现实 生活中好的和不好的东西。我想追求一种视觉效果,引人注目,所以我选择了裸体表演。人体是美丽的,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形体的质感完美!在原始社会,大家 都没有衣服遮羞,裸体的人们很自然。衣服是外在的佛教中心思想,来也空空,去也空空,不要把拥有看的那么重要。其实我第一次做人体行为艺术表演的时候是很 紧张的,我不停地念诵佛经,心情平静下来,慢慢进入一种表达心中想表达的创作状态,整个行为艺术做完了,就释然了,内心的东西表达出去了,感觉很好。也许 多年以后,回头一看,会被自己感动。我想用我的行为艺术去反击“人类是世界的中心”这一说法,表达一种人被自己束缚的感觉。人是一无所有的来,一无所有的 走,我们享受的是生命的一个过程,我们总是在追求,我们已经脱离自然太久了!人应该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体依赖自然,是脆弱的、短暂的。当我的身体和背景的 影像融化在一起的时候,身体是不是裸露的已经不重要了。正如我自己在文章中写的:人体是一个自主的实体,是通过来自大脑的一连串神经支配的。一个人可以控 制他/她的身 体,有能力为其福祉作出独立的决定。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又创造了所有其他生物供人类享用。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应该尽欢”。

我记得观看惠林表演那天有位男士手拿DV在全程摄像,我以为是惠林的老师或同学,结果惠林告诉我,那是她丈夫。他们1991年在北京认识后结婚的,“那又是一个可以让你写篇爱情小说的故 事”惠林笑着说。他们1992年结婚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感情很好,丈夫对她的行为艺术一开始不理解,但本着尊重的态度也不反对,在参与了几次活 动后转变了看法,现在是她最重要的支持者。

惠林目前还在继续学习,一年后毕业,她将选择一间高等中学去教 美术。三年后,丈夫退休,他们将带着他们的女儿回北京定居,他们希望女儿进一步学习中国文化,用多个角度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文化。惠林可能继续经营她的爬山 俱乐部,可能继续她的行为艺术创作。我们期待她有新的收获!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