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堡的绝望-《澳大利亚时报》

现在澳洲居住四年有余,关于海外华人的生活状态类的新闻类图片几乎没有。我从事摄影行业十年有余,拍摄的题材众多,风光、花卉、舞台、人像……所有的作品都是以唯美为主,但凡触觉社会新闻的拍摄的时候,以往的我总是带着回避的态度,我个人认为社会的阴暗面太多,拍摄多了会让人的思想也变的灰色黯淡,没有色彩。而影友的一句话触动了我,他说:“关注人类生存状态,拍摄有历史价值的影像是摄影师境界的一种升华,也是一种使命……”。此次比赛我可能无缘得奖,但

心动不如行动。听说“中华会馆”每周三和周四都会组织老年人活动,5月2日(星期三),我背着相机兴致勃勃地前往詹姆斯街(James St)的“中华会馆”,上了楼,里面空空如也,我想也许老人们都在威廉姆街(William St)的“松柏中心”吧,我以前曾经路过时候见到里面有老人们在唱戏,于是我又挺着大肚子走向“松柏中心”,到门口只见一位工作人员在里面看报纸,哪里有什么老人的活动。此时的天空下起了小雨,清风细雨抚面而过,令人有种落寞的感觉,我想也许是我的信息有误吧。打电话给一位朋友的父亲,他和他的老伴是中华会馆的老会员了,朋友的父亲告诉我,每周三是讲广东话的老人们聚会,每周四是讲国语的老人们聚会,朱家堡的绝望而他和他的老朋友们一般是约在“文化中心”打麻将。我讲明自己想拍摄些老人们文化生活类的照片,朋友的父亲很欣然地和我约好第二天,也就是5月3日(周四)的11:00在“文化中心”见面。

第二天我送儿子去幼儿园,在车上吃了在路上买的中饭,十一点准时进入“文化中心”,中心内只有一位长者扶着轮椅在遛弯,偏厅里坐着四位长者,我没有看见我朋友的父母,这时候来了位工作人员,询问下得知我朋友的父母和长者们一早被会馆有关人员拉出去郊游了,只留下几位行走不方便的老人在此,而长者们出游的具体地点她也不知道……这下我有点发懵了,等到傍晚致电朋友家才得知,老人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此安排,以往他们只知道固定时间到会馆都有活动,至于是什么活动他们只能任人摆布……拍摄计划再次落空!

电话响起,是张野博士打来的,他说他将参加今年的“中华会馆”会长的选举。邀请我参加他们5月6日(星期天)在“文化中心”午餐会。“中华会馆”会长选举?这是个多好的题材啊,我的心情立刻晴朗起来。

和他的竞选团队的干将们在人群中穿梭忙碌着……在此之前我有在报纸上看过张野博士“关于中华会馆未来发展的一些思考”的大作,在拍摄了数张照片后我问张野博士为什么要竞选“中华会馆”会长,张野博士一脸认真和诚恳地说:“我只是希望广大华人们能给我和我的团队一个机会为大家服务,把中华会馆建设成真正的华人之家,我们会用我们全部的能量去完成这个伟大的使命!”

http://xzh.i3geek.com

关于作者: maxiam94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2 =